— TANYA_ —

【凜似】那麼,明天見

這是我寫的第一篇凜似文,把自己虐得半死不活簡直......

對不起我一定不會親媽_(:зゝ∠)_

 

CP:松岡凜×似鳥愛一郎
※死亡注意※


当似鸟得知自己的生命可能快到尽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松冈凛的脸。
‘前辈,对不起,不能陪你走更远了……’

三个月前,七濑遥和橘真琴宣布正式交往,似鸟鼓足勇气跑去向松冈凛告白,对方意料外的居然答应了。
两个月前,似鸟在周末放学回家的路上晕倒被送往医院检查出患有癌症已经末期了,他拒绝了住院的提议。
一个月前,似鸟在考虑了百次千次之后对松冈凛提出了想要两个人一起去旅行的请求,对方爽快的应了声好。

似鸟选了一个离家不远不近的沿海小镇,行程是三天两夜。
大概因为是冬天的关系吧,来旅行的客人不多也不少,有一家人,有学生,也有情侣。
到镇上的那天他们哪都没去,两个人窝在旅馆里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安排行程,晚餐很随便的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早早洗澡上床睡觉了。
松岡自从和似鸟交往了之后养成了一个在睡前亲吻似鸟额头的习惯,然后看著对方一脸满足的表情入睡。

第一天,他们走遍了小镇上的所有小吃店铺,似鸟爽朗爱笑的个性就像冬日里的暖阳一样感染了松岡,嘴角似乎有那麼点微微上扬。
第二天,他们去了镇上的教堂,是似鸟翻小镇的景点介绍时发现的,然后就一直嚷著想要去,松岡也由著他去了。
第三天,最后一天,两人破例睡到了大中午才起床,吃过午饭套上外套似鸟就拉著松岡往外跑,后来才知道……似鸟把他拉到了海边。

看到大海的似鸟就像脱韁的野马一样两脚一甩把拖鞋甩飞直往沙滩跑去,看著似鸟像个孩子一样在海边跑来跑去的松岡随便找了处地方坐了下来。
“啊啊,前辈也脱了鞋子来玩嘛。”
“就你才那麼幼稚。”
见松岡坐下也不愿意脱鞋陪自己玩,似鸟也不跑了,走到松岡身边坐下。
“呐呐,前辈,我们交往多久了啊?”
“不记得了。”
“前辈,其实你还是很喜欢七濑前辈的吧。”
松岡楞了愣,转过头看著似鸟。
“我啊,一直都在看著前辈哦,看著你为他难过,为他努力,为他前进。那天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了前辈的妹妹来跟你说七濑前辈和橘前辈交往的事,那麼前辈是不是也能稍微看到我了呢?这样想著便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跑去向前辈告白了,前辈会答应完全是意料之外啊,到现在我都还会想那是不是我的一场梦。”似鸟不禁笑了起来。
“前辈第一次在睡前来亲我的额头的时候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著,虽然知道自己在前辈心里并没有因此而占有一席之地,但还是非常的开心。前辈虽然总是一副很冷漠的表情,而且动不动就生气,但是我知道的,前辈其实很温柔。即使是七濑前辈的代替品,我也很想…很想呆在前辈的身边…”似鸟很想忍著自己的眼泪,但是说到最后还是忍不出呜咽了起来。
松岡没办法否认,他会答应似鸟的告白有部份原因真的是因为七濑遥。交往过程中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似鸟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除了接受外也不知道该怎麼办,只是他没想到,这些似鸟都一直看在眼里。他欠了似鸟很多,却不知该如何补偿。
“……回去吧。”松岡叹了口气,摸摸似鸟的头站了起来。

之后回旅馆的路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办理退房手续的时候,似鸟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安静得就像不存在一样,让松岡感觉不太舒服。
“前辈,我跟部长说了,明天下午两点让游泳部的大家在学校集合把手信分给他们。”
分别的地下铁入口,似鸟终於又扬起了他那爽朗的笑脸。
松岡看著似鸟的笑脸愣是回了一句“好”。
“我把手信都放在前辈的行李箱里了,我可能会迟到,前辈到了之后就分吧,不用等我的。”
似鸟很努力的笑著,不想让松岡看到他的伤心。
“嗯。”
“那麼……”似鸟迟疑了一下还是踮起脚尖亲吻了松岡的嘴角,然后一边笑著说“明天见”一边挥著手往地下铁走。
“哦….明天见。”
松岡被似鸟的动作吓了一跳,看著似鸟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走进地下铁,直到看不见似鸟的身影他才拖著行李往家的方向走。
第二天,似鸟没有迟到,因为他完全没有出现,松岡打了很多个电话给似鸟都没有接,愤怒的松岡一拳砸向了墙壁。
“啧,说什麼明天见。”

一脸疲倦的似鸟靠在床头望著窗外的蓝天,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追逐松岡了。
“前辈,对不起,你就原谅我吧。”
似鸟闭上眼睛,一滴泪从眼角滑落,然后,那双冰蓝的眼睛就没再张开过了。

因为似鸟突然的消失让松岡很生气,他也赌气的不去联络似鸟。
只是他怎样都想不到,似鸟的那句“明天见”居然变成了永远的“再见”。

 

——END——


—————————————我是場合分割線———————————————
~似鸟爱一郎の场合~
今天是约好要回学校分旅行手信的日子,似鸟一早就起来了却在不停的咳嗽,大概是在海边吹风著凉了吧,冬天的海边还是很冷的。
本来就不打算要出现的似鸟想像得到松岡生气的表情,但他还是狠下了心不去露脸。
似鸟不怕死,对於他来说死亡反而是种解脱。
但是他很怕,怕自己看到松岡会忍不住哭出来。
怕自己看到松岡会懦弱的说出“我不想死”。
他们交往了三个多月,但是松岡从来没有对似鸟说过一句“我喜欢你”,除了每天晚上睡觉前在额头印下的一个吻外松岡也从来不主动碰他,说实话,似鸟觉得很累,但是也很开心。
非常的矛盾,他自己心里也明白。
躺在床上的似鸟望著窗外灰蒙蒙的天发呆,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似鸟下床走过去看到来电显示写著“松岡前辈”,犹豫了半饷决定无视。之后电话响了很多次似鸟都没接,他知道前辈一定快要气炸了,但是他不能接。
直到电话不再响起时似鸟才突然想起了什么,随手拿起一张纸和一支笔就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似鸟写了一封信,他把信摺好塞进一个白色的信封里,然后在信封上写了“松冈凛 亲启”之后放进了抽屉里。

前辈,我要走了,如果未来某天你能和你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未来的某天你能找回你的笑容,如果未来的某天你能过得很幸福,要记得来我的墓前跟我说,说你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我一定会为你送上最棒的祝福。——by 似鸟爱一郎

——END——

~松冈凛の场合~
松岡从来就没有想过似鸟会从他身边逃开,也没想过他的赌气会让他失去这样一个曾经深深爱著他的人。
似鸟的葬礼那天,松岡接到了御子柴部长的电话,对方说似鸟走了的时候松岡还云里雾里的应了一声“哈?”。
“哈你个头!我说似鸟过世了!他死了!听懂了没!”
“吧嗒”一声,松岡的手机摔在了地上。
之后的三天松岡都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为什麽就这麼放著他消失不去找他?
为什麽一恼火起来就赌气不去联系他?
为什麽自己能这麼轻易就放开他?
为什麽……
为什麽……
松岡不停的责问自己。
咚咚咚——
敲门声之后是江的声音:“哥,你们部长御子柴拿了一封信过来,说是在似鸟的遗物里找到的,我放在门口了。”
脚步声远去之后松岡打开了房门,门外放著一个白色的信封,上面写著“松冈凛 亲启”。

DEAR最爱的凛
已经不在的我,好像超级没有资格对前辈这么称呼吧。
对前辈,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抱歉。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但是因为我真的不想看到前辈难过的样子,所以就一直隐瞒着。
旅行回来的那天用了那么卑劣的方式告别,说什么明天见,明明已经没有明天了啊。
虽然知道失约会被前辈讨厌。
但是啊,如果能让前辈记得我一辈子,好像又有点划算呢。
啊,我真的是个笨蛋,在说什麽呢。
前辈不要生气哦。
我啊,真的超开心能跟前辈交往的,还以为这只能是一场梦呢。
前辈,对不起,已经没办法再笑著跟你打招呼了。
也没办法在你练习的时候为你掐秒表了。
没有我的日子,前辈一定也要继续努力哦。
努力实现参加奥运会的梦想,努力让自己每天都过得很幸福。
如果将来的某天你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如果那时候的前辈过得很幸福,请来到我的墓前告诉我。
说你现在很幸福。
笑着说。
那我一定不会后悔自己曾时时刻刻都在为前辈祈祷。
并且在未来的日子里为你送上祝福。
因为啊。
我最最喜欢松冈凛这个人了。
超喜欢的哦。
能认识前辈真的是太好了。
能喜欢上前辈也真的是太好了。
我真的超幸福的。

前辈,看在我这麼喜欢你的份上,就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吧。 

                                                        FROM似鸟

看完信的松岡即使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也阻止不了泪从指缝中流出。
“啧,真是个笨蛋。说什麼幸福啊,明明我从来都没有像个恋人一样对你。”

这边的世界让你很痛苦吧,我说过你的耐力很好,但是也不要死撑啊,你打完了一场硬仗,很了不起,辛苦了。已经没什麼好担心的了,在那边的世界就放心吧,我能认识到你也真的是太好了。笨似鸟,我也很喜欢你啊,我们下个明天再见吧。——by 松岡凛

——END——

评论(10)
热度(8)

2014-03-14

8

标签

凜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