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NYA_ —

【凜似】笑顏#室友組深夜60分#

※同时也是《小婚礼》的衍生物※


【写于7月7日0点43分】


还有一个星期,松冈凛和似鸟爱一郎就要迎来他们结婚十周年的日子。

但是,这两个人最近却冷战了。

冷战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刚好结婚纪念日那天松冈凛还在国外比赛。

似鸟也不是不能体谅,毕竟凛是国家队的成员。

每年世界各地都会举行大大小小的游泳比赛,凛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只要有比赛就能在赛场上看到他的身影。

似鸟很喜欢看凛在水中畅游的身影,但是,但是!似鸟还是很不开心!

凛居然完全不记得他们将要迎来一个如此重要的日子。

距离十周年还有四天,凛按照计划跟着队伍前往了澳大利亚。

在床上悠悠转醒的似鸟发现自己身旁早已空无一人,叹了口气便又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凛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到达澳大利亚的凛立马就把自己的所有心思都丢进了训练里面,有时候甚至因为太过专注于练习而忘记跟似鸟说早安晚安。

凛跟似鸟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了,到现在他们已经相处了将近20年,凛觉得他够了解似鸟的,但是对于似鸟最近的冷淡他就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了。

因为在一起久了,对彼此来说对方都已经是很理所当然的存在了,凛完全不觉得似鸟会不了解他或是不体谅他,于是也就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了。

直到江的电话砸过来为止......

“哥哥你这个大笨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你怎么就舍得让似鸟君一个人在家孤零零的过呢!!”

“哈?什么啊?”面对江的责备凛一头雾水。

“这么重要的日子难道别人不提你就会不记得了吗!一年两年就算了现在可是十年耶!事业和老婆哪个更重要啊!!”

江和御子柴知道今天是凛和似鸟的十周年纪念,本来打算过来给他们庆祝顺便蹭个饭的,谁知道按响了门铃却只有似鸟一个人来开门。

看着因为难过已经喝醉倒在桌上的似鸟,江又气又心疼,不谈似鸟的性别,就辈分而言似鸟也是江的嫂子呢。

“啊?......啊!!糟了我忘了!!”被江点了那么一下凛的脑袋终于运转起来了。

我这个笨蛋笨蛋大笨蛋!!!


匆忙收拾行李顺便推掉了队伍的庆祝会,凛跑出酒店钻进一辆的士冲司机吼“机场!快!”

到达机场凛看也不看直接甩下一张大钞就抓起行李往服务台奔去。

“给我最快出发到日本东京的机票!快快快!!!”

澳大利亚的时间已经是快到晚上6点了,日本也已经是下午4点,凛买到了10分钟后起飞直往日本东京的机票,接過机票连句谢谢都来不及说就拔腿往登机口跑了。

坐在飞机上的凛简直想给自己两耳光,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忘了,难怪似鸟最近都在赌气不理他玩冷战。

尽管凛死命的赶回到家也已经11点多快12点了,十周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看着气喘吁吁赶回来的凛,江和御子柴也只是沉默的对望了一眼拍拍凛的肩便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似鸟十分的不老实,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酒臭味。

看来是喝了不少。

“抱歉,你看我这人,居然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给忘了。幸好江给我打电话了,不然今天就真要让你一个过了。会恨我吗?”

凛坐在床沿一边抚着似鸟的头发一边低声说着自己的忏悔。

“嘿,原来我们已经结婚十年了啊,跟你在一起都快20年了居然才结婚10年,看来我们以前也浪费了不少时间呢。会不会后悔嫁给我了?”

听到凛的声音,似鸟以为自己在做梦,微微的张开了眼睛。

“以前我就总是没能记住那些节日,自己的生日和你的生日也都经常忘记,这些年估计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见似鸟张开了眼睛,凛便俯下身亲了亲对方的额头。

“一直没能好好送过你礼物,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感受到凛的亲吻似鸟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他艰难的撑起身体,虽然基本是被凛扶起来的,似鸟扭头看了眼床头上的钟,时间显示着“23:59”。

“没有,我没有想要的东西,你能赶回来就已经是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似鸟双手紧紧揪着凛的衣领,脸埋在对方的肩窝里,呼吸间闻到的是对方身上自己熟悉的味道,眼泪终究还是决堤了。

“乖,不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笑一个好吗?你的笑容也是我最好的礼物。”

凛抬起似鸟的脸,细碎的吻落在似鸟的眼睑上,为他一一吻去泪水。

虽然眼眶里还嚼着晶莹的泪水,但似鸟还是扯开嘴角笑了,那上扬的弧度是幸福的弧度。


你能来到这世界与我相遇,便已是最棒的礼物。


【结束于7月7日2点10分】


※作者有话说:

妈蛋的说好的60分结果多了27分钟!!!!!!

第一次写这么狗血的文,即使破了60分但还是实实在在的深夜啊_(:зゝ∠)_

好久没写过这么短的甜文了,最近都在先虐后甜的长篇道路上奔跑着......

好了,这篇乱七八糟的文希望你们能喜欢。

【我所有的第一次真的都实实在在的献给凛似了】

评论(4)
热度(6)

2014-07-07

6  

标签

凜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