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NYA_ —

【凛似】独家记忆

观看TAG: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并非我本意

※超短篇已完结

※似鸟失忆设定请注意 

  

BGM&脑洞来源:陈小春–独家记忆 

——————

孤单就像连锁反应

想要快乐都没力气

——————

 

松冈凛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永远都不会忘记现在眼前的这一幕。

短短的三秒钟前,他的学弟似鸟爱一郎还跟在自己身后笑着跟他说今天在游泳部训练时他拿到了好成绩。

短短的三秒钟后,他的恋人似鸟爱一郎突然往自己背后猛地一推然后浑身浴血的躺在了摔倒的自己的脚边。

当救护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凛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凛跪坐在似鸟的身边,颤抖的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似鸟沾满血的手。

爱……为什么你的手会这么冷?

 

“病人的左脚膝关节断裂,需要用石膏固定三个月,然后我们在病人的脑部发现了血块,可能会出现失明或是失忆的症状,这个要等病人醒来后才能确定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凛和似鸟的父母一起在医生办公室里听着医生的解说。

失明或是失忆……

站在昏迷的似鸟的病床边,医生的话持续不断的侵袭着凛的脑海。

“嗯……”小小的呻吟声把凛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

“爱?”微微弯下腰,凛轻声的呼唤自己可爱恋人的名字。

他看到那双有着清澈的冰蓝色的眼睛缓缓张开,能对焦,那就代表眼睛没事。

随后一层更深的恐惧把凛狠狠的笼罩了起来……他看到似鸟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

 

——————

对不起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

 

“病人脑部的血块压迫在了记忆神经而非视觉神经上,因为血块的体积有些大这对手术增加了不少的难度,而且病人目前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合动手术……”在医生办公室,凛看着医生拿着一张又一张的脑部CT扫描图做解释,但是他完全听不懂。

“凛前辈?”坐在轮椅上的似鸟没听到凛的回答,不解的转过头便看到思绪已经神游出去的凛。

“凛前辈,凛~前~辈~”

“啊?怎么了?想回去了吗?”

被似鸟喊回思绪的凛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

“前辈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呢?”似鸟看着凛的笑脸,心脏莫名悸动了一下。

似鸟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记得自己在鲛柄读书,记得自己的寝室是210,记得自己是游泳部的社员,记得部长叫御子柴清十郎,记得岩鸢游泳部的五个人,却唯独忘了自己。

“没什么。最近的天气开始变冷了,我推你回房间。”摇了摇头,凛站了起来推着似鸟往回走。

 

凛每天放学之后都会来看似鸟,他会辅导似鸟读书,会给似鸟讲今天游泳部发生了什么事,有时候凛也会讲讲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比如一起去体育用品店买泳裤和泳镜,比如一起去便利店买零食或是饮料,比如凛游泳的时候似鸟会在旁边计时等等等等。

一个半月后似鸟出院回家休养,游泳部的大家一个接一个的换着去探望似鸟,然而凛却迟迟都没有出现过。

“部长,凛前辈最近还好吗?”轮到御子柴来探望似鸟的时候,似鸟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松冈他挺好的啊,最近的练习也变得很积极了,不过你不在的话还是像缺了点什么。”御子柴挠了挠头发,一脸不适应。

“怎么了?”似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松冈凛这个人的事情总是莫名的很在乎。

“你看嘛,以前只要松冈下水游泳你就会拿着秒表给他计时,他一上岸你就会拿着毛巾递上去,他去到哪你就跟到哪简直像个跟屁虫,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才交往……!呃,不,就是前段时间你们的关系好不容易变得比……”

“我跟前辈在交往吗?”

御子柴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什么正准备改口混过去的时候似鸟却打断了他的话。

“没有,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交往啊!”御子柴已经决定要否认到底了。

“我自己打电话问前辈。”说罢准备掏出手机。

“啊啊啊啊啊我说我说千万不要打电话给松冈啊!要是被他知道我说漏嘴了他一定会揍死我的!!”猛地拉住似鸟要掏手机的手,御子柴简直吓得心脏都要出来了。

 

——————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

 

“你和松冈是在三个月前开始交往的,你喜欢松冈这件事是游泳部里公开的秘密。我记得那天是你在游泳的时候因为突然的腿抽筋差点在泳池里溺水,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松冈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跳进水里把你救了上来,他紧张得人工呼吸都用上了,老实说看得我们都不好意思呢。”

御子柴有点不好意思的呵呵笑了笑,脸也不自觉的红了一片。

“你一醒来松冈就很生气的骂了你一顿,那么生气的松冈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吓得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哈哈哈。不过现在想想,那一定就是爱吧!当天晚上回去你们聊了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但是隔天开始他就一直喊你爱,你笑得那叫一个幸福,谁都看得出来你们在一起了。”

说到这里御子柴的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笑容,或许是想起似鸟那时候幸福的表情吧。

“嘛,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慢慢来吧。松冈不让我们告诉你大概也是不希望给你压力吧。”

‘毕竟你记得所有人却偏偏忘了他。’

御子柴把最后一句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伸出手揉了揉似鸟的脑袋算是给他打气。

任谁知道自己的恋人唯独把自己忘了都会受到打击吧。

 

似鸟的脚终于能拆石膏了,但是还得拄着拐杖一段时间。

他回到自己的宿舍,一进门便看到凛整洁的书桌,凛并不在宿舍里,估计是去练习了吧。

他看到自己床位的被子枕头都不见了,然后一低头便在凛的床上发现了它们,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的,似鸟的脸不自觉的升温变红。

喀——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凛擦着未干的头发走了进来。

“爱……呃,似鸟,回来啦。”见到似鸟的时候凛稍微愣了愣。

没听到回答凛便向似鸟的方向望去,即使背对着自己凛还是发现了似鸟通红的脸。

好吧,凛立刻就知道怎么了。

“你以前偶尔会做恶梦所以我就让你和我一起睡了,现在不会再做噩梦了的话就自己睡吧。你脚不方便爬上爬下的我们就暂时换一下位置吧”凛走过到床边把自己的被子枕头搬到了上铺。

“前辈……现在不喜欢我了吗?”似鸟低着头,轻轻的一句话让凛的动作瞬间顿住了。

“什么?”凛回头看向似鸟却看不到表情。

“我出院回家之后前辈一次也没有来看过我。”似鸟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委屈了。

“医生让你出院回家是为了让你静养,而且大家不是都去看你了吗,少我一个也不少吧。”凛把头转回过去背对着似鸟。

“谁都可以就前辈不行!”一把将拐杖甩开,似鸟从背后用力的抱住了凛。

“我或许并不能很快想起以前那些和前辈在一起的时光,但是现在的我也喜欢前辈啊,还是说现在这样的我不行?”

凛感觉到自己后背传来的冰凉触感,似鸟哭了。

“唉……”凛默默叹了口气,转过身把似鸟拥进了怀里,“笨蛋,只要是你我都喜欢啊。”

 

我并没有祈求你能快些想起我们的过去,我也并不想把我喜欢你这件事告诉现在的你,那只会成为你的负担。

我喜欢你这件事,即使现在只有我知道,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知道的。

现在的我,拥有着现在的你给我的一半的爱情,等你把以前的事情想起来之后,就把剩下的那一半的爱情也给我吧。

那么,在你想起来之前,就让那些时光成为我的独家记忆吧。

 

——————

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摆在心里 不管别人说的多么难听

现在我拥有的事情

是你是给我一半的爱情

——————

 

—END—

评论(2)
热度(13)

2014-04-07

13

标签

凜似